廣州市翔宇辦公家具有限公司

產品展示

聯系方式

聯系人:肖先生
電話:020-8740854
手機:1341808620
郵箱:service@ybjinshu.com

當前位置:首頁 >> 原料材料 >> 正文

60%家具材料商不賺錢 行業或面臨生死大考驗

編輯:廣州市翔宇辦公家具有限公司  時間:2012/04/24  字號:
摘要:60%家具材料商不賺錢 行業或面臨生死大考驗
“生存還是毀滅”的拷問選擇眾多樂從材料商和家具廠家頭上,昔日的先驅用一場異常決絕的“冒險”開始逃出生天。在樂從的材料商看來,接踵而至的壞消息中踉蹌失落中不斷迸發。
  這是一個讓樂從家具材料商和廠家刻骨銘心的階段:原材料平均漲幅遠高于15%,一些新材料可能上漲為20%—30%。但工廠一時無法接受如此高漲幅,家私材料按15%漲幅,部分差價只能由材料商內部消化;據官方去年統計,去年樂從家具廠家倒閉200-300家,今年這一數字可能翻倍。
  惡化的局面背后,是中國經濟表面繁榮背后中小企業所面臨的生死考驗。據21世紀經濟報道,工商聯最近完成了對17個省市中小企業的大調研,發現當前中小企業生存艱難,困難程度甚至超過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初期。2008年外需雖然縮減,但信貸放松讓企業資金面并不緊張;當前企業的外需還未真正恢復,銀根緊縮使大部分中小企業資金鏈岌岌可危。
  李繼洪,品源皮革總經理。也是順德一典型家具材料商。他眼中的樂從乃至順德家具材料商有面臨著哪些生存困境與發展瓶頸?作為產業鏈條的上游和家具工廠、經銷商又有著怎樣的“恩怨情仇”?
  一場前仆后繼的材料商赴“死”戰
  記者:目前樂從市場或擴張到順德家具市場材料商基本行業狀況如何?
  李繼洪:目前行業中,整個順德家具材料市場經銷商群體中掙錢、保持平衡、虧錢的各占30%多,也就是說有60%多不賺錢。
  此外,家具材料市場洗牌現象特別明顯。以比較知名、專業的龍江材料市場為例,新舊材料商面孔更換尤其頻繁,像我們這個皮革區域,更新換代的速度是每個月都有8-10家。與此同時,也有10家左右新的材料商進入這個市場。
  記者:既然目前材料市場形勢這么低迷,為什么還有那么多新面孔進入?
  李繼洪:主要是大家都用以往的經驗來分析市場,覺得這個行業比較有前景,也很有好做,經營壓力也不大,認為只要有資金有鋪子就可以做了。但是最近這一年這個行業不好做,很多人進入后發現原來他們的資訊落后了,更新的速度不夠。特別是當他們資金不夠時,就只能退出。
  而且更換得最頻繁的正是新進入這個市場的材料商。他們沒有穩定客戶和穩定產品,更加沒有穩定貨存。還有一些是對產品沒有及時進行開發的材料商也在慢慢淡出市場。
  揭秘“貍貓換太子”的商業掉包計
  記者:目前一些家具工廠反饋目前原材料上漲了10%-15%。作為材料商,您是如何看待這一數據?
  李繼洪:實際上源頭的原材料漲幅遠高于15%,一些新材料可能上漲20%—30%。比如,金融危機以前國際毛皮的采購單價是18—25美金,現在同樣品質的毛皮單價為85美金左右,上漲了差不多4倍。源頭漲得那么高,但是工廠一下子沒辦接受那么高的漲幅,所以家具材料目前一般漲幅是在15%,其它的只能內部消化。
  記者:目前材料市場上模仿新材料、以次充好的情況嚴重嗎?
  李繼洪:這種現象特別嚴重。像我們開發新材料前期的成本很高,市場推廣階段當產能達到一定量之后,這個成本才可能降下來。令人擔憂的是,現在外面很多仿我們研發的材料已經相當成熟,當市場上這種新材料開始有量時,他們就想辦法在我們這里拿產品去仿制,而且這種仿制的現象我們沒有辦法杜絕。
  當然這些仿制材料面向的客戶群大多是一些中小企業,特別是仿冒大品牌的小企業。這些中小企業本身沒有開發產品的能力,他只能買大品牌企業的產品回來仿制,他們要體現一個利潤差價就會選擇差的材料來做,因此這些仿制材料就有了市場空間了。
  但是我認為,這些仿冒別人的企業說,就像溫水煮青蛙,盡管現在日子過得很滋潤,但是以后他們一定是第一個被淘汰的,為什么呢?因為長久這么做他沒有一個定位、沒有一個品牌。
  記者:既然新材料的價格比傳統材料高出20%-30%,那么企業在會不會不太愿意選擇這些高成本的新材料?
  李繼洪:也不會,因為現在的消費者很成熟,很多對這個面料的使用有很高的要求,比如綠色環保等。這就迫使很多工廠在采購材料時要適應消費者需求,選擇綠色環保材料,雖然新材料肯定會比那些采用傳統材料產品價格高,但是終端消費者可以接受。
  材料商與工廠的“江湖恩怨情仇”
  記者:據一些業內人士反饋,廠家拖欠材料商材料款已經成為一種行業潛規則。這種情況存在嗎?
  李繼洪:這種情況確實有,而且最近一年隨著行業危機的加劇這種拖欠款的情況在當前發生得越來越多。2009年之前,家具工廠的日子都很好過,很多企業采用了快速擴張的政策。家具企業的資金回籠是很慢的,大量資金拿去擴張了。到了2010年發現資金回不來,出現了資金鏈的斷層。
  目前我們公司也有一兩百萬這種危險貨款,已經追不回的款也有60多萬。
  記者:那是不是存在一些材料商因工廠欠款而被迫倒閉的現象?
  李繼洪:有,這種情況在本地企業中表現更為明顯。這些企業倒閉后,老板連夜走人了,很多材料商就無法追回貨款了。
  甚至有些工廠的實際老板已經逃了,工廠的法人只是一個打工的。按照程序,材料商只能向這個法人追錢,但是這個法人是資不抵債的,所以通過這個法律途徑也追不回了。
  記者:您是如何應對這種難題的?
  李繼洪:經營不好的減少合作;新加入的合作伙伴我們要求現金購買;對于長期合作的良好伙伴則要求在第二月末結算清楚,如果第二個月末都沒有結算清楚,我們就把他列為不良合作對象。
  管中窺豹:“猛獸”的殘忍與廠商的“鋌而走險”
  記者:那么在當前的市場洗牌中,您所了解的一些中小家具工廠的情況怎樣?
  李繼洪:去年年中之前,這邊的中小型家具工廠數量在不斷增加。但是2010年下半年到現在以來,這些小企業逐漸減少。事實上,樂從、龍江的家具企業在2009年以前的日子好過,真正的冬天是2010年開始。,這時候材料上漲、員工工資上漲、運營成本上漲,尤其面臨終端的競爭特別大,原有的模式行不通了,利潤在下降,很多企業都撐不下去了。
  據我們官方去年的統計,龍江這邊企業倒閉300多家,樂從去年倒閉去200-300家,這是官方數據,如果是民間的話可能比這個數據還要高。高的原因是有些工廠小到沒有注冊商標,這些小工廠可能就是七八個人,在某個大工廠租借一個車間生產,因此這些小作坊倒閉也沒人知道。
  這些沒有注冊商標的小工廠在09年的時候特別多,多到什么程度呢?比如說我是做板式的,我有一個廠房,然后有一個小廠想租用我們的車間和設備,我們就收取他們的掛靠費、管理費等。對外可能就這個一個公司,但是里面有要多小公司比如軟床、五金、沙發等。現在這部分倒閉了很多,因為他們沒有品牌,在終端銷售里面賣場和買家都不認識。
  記者:那么樂從這邊的先存小工廠如何生存?是否會導致一些經銷商“鋌而走險”?
  李繼洪:會。目前還在生存的這些小工廠唯一的流通做法是偽造某個大品牌的產品,然后找到那個大品牌的經銷商,以低價格賣給這些經銷商。有些經銷商因為圖便宜,利潤差價,因此他們也掛羊頭賣狗肉,擺的樣品是那個品牌的產品,實際交給客人是偽造產品。
  以前在樂從順聯北區會有一些經銷商這樣做,因為那邊以做零售客人為主,有很多是一些國外的零售客,買了之后沒有第二次生意的那種。但是今年以來這種面孔的人很多就看不見了,在洗牌的過程中,他們首先就被洗掉了。
  無論是材料商與廠家的合作還是整個家具產業的升級,顯而易見的道理是不能停留在表層,必須深化升級。而在這方面樂從家具并無優勢——固有印象中的中低端批發市場,而過去幾年中,樂從家具市場也流失了很多市場份額。
  尚不能斷言樂從家具是否真正重現昔日輝煌,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場自我變革之路會格外艱苦。
  畢竟,革自己的命才是最難的。
上一條:低調奢華 美式家具 下一條:暫時沒有!
?
国产三级-国产女人-国内自拍在线